网友回答:

我同学中,不到30岁就去世的是个英俊的男生,他是婚礼的前一天夜里,突然去世的!喜事变成了丧事!真的是让人震惊又难过!

这个同学姓杨,原来是我们班长的最好看的男生,像台湾明星秦汉!

他三姐是我家邻居,曾经想把我介绍给他,其实,我对他的印象挺好的,我父母也赞成!

可那时候出了一件事情,使我们再也没有这样的缘分了!

杨同学跟他哥哥在一个厂里上班,他哥哥每次下班都会顺手牵羊,拿一些厂里的东西出去卖,后来东窗事发,厂里追究责任,他哥哥去让他去顶包,理由是哥哥有2个孩子,出事名声不好听,会影响到孩子的前途!而他是单身汉,无牵无挂,他也傻傻的同意了!

后来,工作丢了,还被判了2年徒刑!这样的情况再跟我处对象,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就是找别的姑娘也不容易了,我们老家人特别看重人的声誉!

他29岁那年,总算找了一个云南的老婆!可就在举行婚礼前一天的晚上,他睡下去就没有醒来,毫无征兆!没有呼叫,没有挣扎,早上家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僵硬了!

他三姐,回家参加弟弟的婚礼的,发现家门口全是人,婚礼已经变成了葬礼,当场吓得瘫倒在地!

我听了他的情况,也是唏嘘不已!我们同窗三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可能会偷东西,而且他的身体很好,曾是我们学校的中长跑冠军!

出了这样的事情,也真的是悲剧了!

他三姐在多年以后还说,“我弟弟太可惜了,如果跟你在一起,该是多好的日子啊!他真是没有这样的福气!”

假如?人生哪有假如啊?他只是太年轻了,但是走的时候应该没有痛苦,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应该也是往生了吧!!

网友回答: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当时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纤细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细长的弯眉,大大的眼睛,长发及腰的样子,说话轻声细语,楚楚动人,是那种在水一方的美丽姑娘,可是十多年后再见到她时,她已经成了一个疯婆娘。

她是被家人带着来找我看病我才认出她的,她蓬首垢面,破衣乱衫的站在我的诊室,完全不顾形象的自言自语,虽然这样,还是粗服乱头不掩国色,我认出了她,她也居然认出了我,原来她家里姐妹5个,她是老小,初中毕业后就嫁人了,老公常年不着家,后来还有了外遇,慢慢的她就疯了。我觉得她是精神分裂症,给她开了药,嘱咐她按我说的回家服药,她好像听懂了我的话,竟然还安静下来和我聊了几句。

再后来她的病慢慢好转,她很依赖我,每次来开药都和我聊几句,她老公不管她,几乎不顾家,娘家也不待见她。我经常安慰她,嘱咐她按时服药,等病情稳定了自己找个活干,自己独立挣钱了,日子就好过多了。几年后听说她再婚了,嫁了一个农民,然后突然有一天就听到她村里的人说她去世了,是喝药去世的。死的时候怪可怜的。没有人管。

我到现在心情还非常难过,感觉她本不该逝去。红颜薄命,她自杀肯定是在这个世界得到的爱和关心太少了,她太冷了。所以我们活着的人要多关心家人关心身边的人,让这个世界多一些爱和温暖。

网友回答:

我有4个同学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第一个是我一高中同学,他27岁那年去世了。他家办的有阀门厂,他风华正茂,在90年代,他就有两辆车,很让人羡慕。

一次,他开夜车,可能疲劳驾驶,追了尾,就没了,可怜他当时还没结婚,我听到消息的第一感触是,太可怜了,太可惜了。本来,他家里有钱,他又特别能干,会有更好的人生,却过早地殁了。

另一个高中同学28岁去世了,他是个建筑包工头,死于心脏病。由于,他在上学的时候,做了很多坏事,也欺负过我,所以,他的离世,我的第一感触是,看来,人不能做坏事啊,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个是高中女同学,她是个体育教师。上高中的时候,就是运动员,长得五大三粗的。她40岁那年,得了肺癌,苦苦撑了3年走了。听到她走的消息,我的第一感触是,心疼她,那么帮的身体,令我备感生命的无常。

还有一个是小学同学,他41岁那年,去工地上干活,结果中电身亡。真是太可怜了。他有3个闺女,为了让孩子们过的好一些,他一辈子都拼命干活,都没闲着,真是辛劳了一辈子。大女儿正上大学,小女儿刚上小学。他就走了,人家赔偿了70多万元。70多万元买了他的命。听到他走的消息,第一感触是,他苦了!也太可惜了。本来可以慢慢老去,却意外走了,要是他再注意一些该多好,可是生命没有如果……

无论怎样,生命异常脆弱,我们还是应该珍惜生命,不虚度,有意义地活着。不较劲,凡事笑看花开花落,坦然面对人生。还要记住一句话,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其他什么都是浮云。

网友回答:

生同学在镇里当治安员,因为实在太得瑟了,年纪轻轻就莫明其妙地死掉,我听到消息的第一感触,居然是心里有一丝快感。

上世纪的九一、二年,因为撤区并乡,县上要求没有公安派出所的乡镇成立治安室,治安室的治安员,在乡镇辖区内的退伍军人中招聘,刚当完消防兵退伍的生同学,被绣球扎中。

镇上的治安室,一共配备了四个治安员,每人配备了服装、手枪、手铐和警棍,审问笔录,和收集的人证物证、现场勘验材料,基本上与派出所一样有法律效力。

其它的三位治安员,应该说还是比较依法办事的,只有这个生同学,一时是小人得志不可一世: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警服不离身,警用装备在显眼处晃动,那怕是过年走亲,和远出办私事,从不例外;

打人那可是手铐铐起叫你哭爹喊娘,一点小事几句口角,经过他的手,放回来几天身上都还在喊痛;

那个时候,正是农村实行计划生育的高峰期,对象户多而且顽固,即使倾家荡产也要把二胎生下来,计划生育工作队量大而艰巨,通常是生同学随队下乡,也就是在那段时间,他结下了仇恨。

后来,因为有些治安室弄出了人命,和比较大的冤假错案,县里就完善了公安派出所,统一解散了各个乡镇的治安室。

生同学跌落神坛又回来当农民,一时间麻烦接踵而来:庄稼被人毁坏,牲口被人药死,走路莫名其妙有石块飞来,特别是那次家里的大门被放火烧黑,更是对他精神上的严重打击。后来去工地打工,几天人见,工地上多方打听也没有结果,最后在电梯井发现了尸体,死因众说纷纭。那一年好象他才三十一、二岁。

看来,“莫看此时闹得欢,恐怕日后算清单”,这句话还是有点儿道理的。哎

网友回答:

记得那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一个女孩子,人胖胖的,比较敦实,依稀记得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因为我天生记忆力好,所以到现在还记得她的名字——吕一凡。

由于成绩比较优秀,因此她是我们班的班长。

有一天,她跟周围的人在闲谈,无意间说道:“我妈妈最近总是往医院跑,经常会接到医生的电话,到家都很晚,有时候我问她,她也不肯说,不知道怎么了。”

我起初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往后的几天我发现了异样:她开始频繁地请假,每次她妈妈来接她,都会和老师攀谈好久,老师看她的目光也充满了惋惜和不忍。

尽管我那时候还小,却也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太妙!

果然,没过多久,老师就在班级里发起了爱心捐款活动——她得了脑瘤,恶性的那种!

最后一次看见她返校是在寒假前,身体已经极度虚弱的她在妈妈的搀扶下把学习资料和笔记都领了回去,因为我是她的同桌,自然是责无旁贷地帮她整理东西。

她真的是太虚弱了!每一次整理书本手都会抖,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接受过两次化疗的她头发已经掉光了),老师和她妈妈则在教室门外谈论着情况:

“医生说……很难…..这孩子可能……”

因为隔得比较远,我只能依稀听见这么几个字眼,但我明白:她的病情坏到极点了!

在老师和全班同学的注视下,她和她妈妈离开了学校,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吕一凡了!

.

.

.

寒假过后的第一次班会活动课,我们班的人得知了她已经去世的消息,她妈妈特意给我们送来了一段录像:那是她在接受化疗期间拍摄的vlog,镜头里的她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给全班同学介绍她现在的情况,并鼓励我们要好好学习。

这是我对整个二年级最深的记忆了,那一天,全班同学和老师都哭了,包括我······

网友回答:

有两位同学都已经去世,一男一女。

高一时,班长是个女生,个儿很高,很漂亮,成绩尤其是文科非常好,家庭环境也非常优越,总之基本上在所有人看来是属于已经到达罗马的成功者,而我们还在小路上找方向。自然,女班长成为班上几乎所有饿狼流口水的对象,也包括我。高二分班,女班长选择文科,断了念想。高考后,女班长毫无悬念地被北京某大学录取。但是,入学前,女班长不知怎么染上了D瘾!入学不到半年就退学,被家里送进JD所。我们听说曾去家里看她,非常漂亮的一个女孩头外形枯槁,瘦得身高和体重都不成比例。当时,我们几个男生非常难过。女班长始终没戒掉D瘾,后来她家里彻底失望,完全放弃她。再后来,听说她去了风月场所但没多久又被强制送进JD所,这次她没能从那里出来。

另一个男生是我的铁哥们,高一时,我们还拜过把子。他是独生子,在学校时非常仗义,人缘很好。但学习成绩不好,而且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坑爹货!对越自卫反击战,他父亲屡次立功,恢复军衔制首次授衔,他父亲就授上校衔,实打实用战功挣出来的,当时非常有前途。但是因为某年这家伙惊人的活动,以致于他父亲彻底失去晋升机会。这家伙逃过一劫,自然没一个单位和学校敢收他。于是,他开了家皮包公司,还曾邀请我入伙,不过当时已经考入大学,没钱也没时间。受他牵连,他父亲外派到某地军分区。放假回家偶尔也会去吃顿饭、唱歌什么的,觉得他很有钱,非常羡慕。大四时,当初另一块拜把子的兄弟某天突然打来电话,说xxx被QB了。当时,连话都说不出来,过了一会儿才发应过来,这个兄弟不会开这种玩笑,问原因。兄弟恨恨地说,这王x蛋在贩D。后来听说他父亲不得不转业了。

所以,家庭出身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未来。一念之善,可能上天堂。一念之差,可能万劫不复。自己的路必须自己走完。

网友回答:

我有个小学同学20岁那年卧轨自杀,死后家人都不去给她收尸,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惊得目瞪口呆!也让我想起如果当年我帮了她是否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是否她的人生轨迹就会改变!

她是我一个小学时候的同学,家里共有四姐弟,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她排行老三,在老三出生的时候,父母都期待这一胎是个男孩,她的名字叫招娣,可想而知当时父母多么希望她是个男孩。在农村家里子女多,全家都宠最小的弟弟,两个姐姐懂事早,帮助父母照顾弟弟妹妹,帮助父母干活。老三两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弟弟,家里所有人的关注都到了弟弟身上。

由于她和我外婆在一个村,所以很小的时候还没上学的时候就认识她,她给人的感觉就是脑子不灵活,人有点笨还很倔。她是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留级到了我们班,当时她弟弟也在我们班,她的座位就在我座位的前面。因为从小就认识,她来到我们班里和我走的最近,整个班除了她弟弟就只和我说话,那时候每天放学一起回家,到了路口再分开,早上上学会看到她在路口等我一起去学校。我学习成绩一直是全班排名前五,在一起玩的时候我也会教她,但是她就是那种读不进书的人,无论怎么教转头就忘了,每次考试她基本上都是全班倒数第一第二。

那时候初中需要考试通过录取才能升学,她说她肯定是没有机会了,也不想读书了,想出去打工。我记得考试的考场座位她在我的左前方位置,考试到最后20分钟的时候我正埋头答题,就最后一道题了,突然听见小小声叫我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是老三回头在叫我,她叫我告诉她答案,声音太小我听不清楚什么道题。她朝我扔了一个小纸团过来,扔在了我的脚边20公分处。我赶紧看了一下教室,监考老师在另一个角落,背对着这边。我紧张的犹豫了一下,正准备用脚把纸团勾过来,老师突然转过来了,我吓得不敢动。老师慢慢的走了过来,我以为她发现了,紧张的不得了,拿着笔的手都在颤抖。老师慢慢的一步一步走过去了,继续绕着教室走,提醒大家还有最后十五分钟。 当老师再次背对着我们这边的时候,老三又给我发来了求助信号,她把试卷的一角拉下来,给我看,我看到几乎都没怎么答,我快速小声的报给了她几个答案,她快速的写着。时间过的很快眼看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就最后几分钟了,我的最后一道题还没写完。 我赶紧加快速度写,老三还在不断给我发求组信号,当时也没有多考虑只想着自己的题还没有答完,就没有再给老三报答案了。 我知道老三一直在不断回头看我,可是我没有抬头。老师说时间到叫大家停笔的时候,我还看到了老三在拼命的写,是对是错就不知道了。

考试成绩出来了,我没有任何意外的考上了最好的中学,老三也没有任何意外的没有考上。 没有给老三答案,我一直心里特别过意不去,耿耿于怀。我一直在想要是我当时告诉她多几个答案可能她就考上了。那年考完试我去了外地一个亲戚家过暑假,等我回来的时候听说老三已经跟着她的姐姐出去广东打工了。

从此没有再见过面,她小小年纪出去打工了,我继续上学,两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没有联系上。

只是偶偶的会听我妈妈说你的那个同学怎么样怎么样了,听说老三出去打工吃了不少苦,因为年纪小,属于童工,所以是偷偷的进厂。也因为性格原因,她很少与人交流,大家都把她当成一个傻子。打工几年后,她慢慢长大了,倔强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因为与厂里的员工吵架她被开除了,后来陆续进了几个厂都是因为吵架打架被开除了。

18岁那年她回来了老家,家里爸爸妈妈对她冷言冷语,说她是个疯子,听说她在家待了几天就一个人出去了,这次出去她找了一个男朋友,就是我们附近村子的,是一个十足的混混,两个人混在一起,还跟着那男的回了家,在男的家里住了几个月也没有回过自己的家,被老三的父母知道了,说要与她断绝关系,不认她这个女儿了。 后来老三与那个男的分手了,听说是男的不要她了,她一个人在广东溜达也不去打工上班了,就是到处混。家里人包括姐姐姐夫弟弟都没有人再搭理她。

20岁那年她一个人回了老家,她父母看她回来了关门不让她进,她跪在地上,邻居想拉她起来,她不肯起来。 一直跪到半夜,后来她妈妈出来开了门叫她进去。回家几天之后,她趁家里人都出去了,把家里一只下蛋的母鸡杀了,一个人炒了下酒吃,她爸妈回家看到了,把她又打又骂,再次被赶出了家门,她离开的时候说,她现在就出去死,绝不再回来。

她真的一个人走到了市里,来到火车站附近的铁轨,卧轨自杀了。

当消息传回来,她的父母和家人都没有人去给她收尸,据说被当成无人认领处理了。

我是过了几年才听我妈说起她的事情,惊得目瞪口呆,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可以改变吗,如果小学的那次考试,我尽力帮了她,会不会她的人生轨迹就会发生改变,可是人生不能重来,虽然事情过去多年,但是每次想起老三,我还是心里隐隐作痛,是对还是错,我也不知道!

网友回答:

我的同学小林,独生子,32岁肝硬化去世。他的妈妈没有眼泪,仰天大笑,闻者无不落泪。所谓长歌当哭,只因痛到极致了吧。

小林有家族遗传病史。他的奶奶、两个姑姑、爸爸兄弟四个(他爸爸兄弟中排行第三),还有大姑家的一个表哥(去世时36岁),都是肝病去世的。去世时活得年龄最大的62岁,最小的是小林32岁,肝硬化腹水。

小林的爸爸是退伍军人,非常正直热诚的一个人。把省吃俭用攒下的积蓄给小林在县城的小区里买了个带阁楼的顶层,家底一下子就掏空了。自己查出病来后,怕拖累家人,拒绝治疗。在家熬了三个月去世,小林就成了这个家的顶梁柱。

突然有一段时间,小林早晨洗漱刷牙嘴里会出血,以为是炎症上火,就没在意。有一次鼻腔出血,喷到梳妆镜上,止也止不住,这才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了,马上去了医院。

县医院初步诊断是肝病,并无大碍,办理住院接受治疗。治了一个月,结果却不见好转,只好转到了省里的医院。小林妈妈这才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开始张罗卖房子,给儿子治病。

房子毕竟不是那么好卖的,等到房子卖掉,小林病情已经恶化了。去世那天我正好去医院看他,已经几天水米不进的他,突然说饿了。他妈妈很高兴,急忙去医院食堂买了包子、稀饭,小林吃了一个素馅蒸包,喝了半碗米汤。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兆头,说不定小林就此开始好转了。

没想到,一会儿心电监测显示出现异常,小林陷入昏迷。急忙喊来医生进行抢救,又是按压,又是电击,最终抢救无效,护士给小林蒙上了白色的被单。

瞬间大家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眼泪止不住往下流,稀嘘一片。小林妈妈呆愣愣的,上前大声喊着儿子的名字,让他答应。短暂的静默后,她突然仰头向天,哈哈大笑起来……多年过去了,这个画面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每每想起,心里都会泛起对命运深深的无奈和悲哀。

这以后,儿媳改嫁,小林妈妈独自生活。她喂猪、去村委种树拔草、清扫街道等等,日日劳作,不肯停歇。或许唯有在这样繁重的劳碌中,才能稍微缓解一些她内心的苦痛吧。

网友回答:

屈指算来,走了6个好哥们了——高一夏天掉下水道一个,高一春节被拖拉机带走一个,考上公务员后喝酒喝走一个,作为医药代表陪老板喝酒喝走一个,凌晨一点酒驾车祸走了一个,淋巴癌去世一个。

喝口水,待我一个一个说来吧。

一、高一夏天晚上,掉进了下水道,整整八小时才弄上来,我们的感觉是——错愕!

夏天多雨,那天雨特大,大到什么程度呢?

两节晚自习后,还有同学带着雨具,等到第三节晚自习下课,雨小了才敢走。

雨若瓢泼、狂风夹带闪电、水漫过脚踝、地上满是落叶,豆大的雨点打在地面上,冒着热气,泛着团团白沫。

那天晚上,我就根本没回家,跑到住校生那里,和其他同学挤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们有同学得到了东东离去的消息,并在那一周的班会课上,得到了班主任的官方确认。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一天雨下的很大,东东穿着雨衣,紧一脚慢一脚地蹬着自行车,雨水顺着头发,模糊了厚厚的眼镜片,钻进了领口,东东都没有找地方避雨。

偏偏那一天,回家必经之路的地下道路灯坏了,偏偏那一天地下道的下水道盖子被人移开了,偏偏东东那天穿的是雨衣。

东东的自行车前轱辘一下子陷进下水道了,伴随着雨水的汹涌,雨衣紧紧裹住他的身体,陷入了淤泥的黑暗——一直到死,东东的手都紧握着自行车手把。

死因:窒息。

凶手:雨天?路灯?下水道?淤泥?

东东的母亲躺在沙发上,动弹不得,不敢相信这一切,东东的父亲接待了校方的领导。

那一天班会课,我们整个年级都关了电灯,每个人的桌子上都点着一根蜡烛。

班主任说了一句话——“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这对父母,也许,只有时间才能帮助他们减轻痛苦”。

二、高一那年春节,和东东一个班的勇子,被一辆拖拉机带走了,还有他的NBA梦想,我们的感觉是——不敢相信!

勇子和东东一个班,是班篮球队的中锋。

球风彪悍,穿着牛仔裤,光着膀子就上场了,经常撞得我们是人仰马翻。

勇子家是农村的,家里面有电视,但是是无线电视,没有有线,因此,无法收看过年期间的NBA全明星比赛。

(这是我从网上找的1997年的全明星阵容)

于是,和同学约好,坐大客车去县城,到商场里面卖电视的地方,去看NBA全明星赛,因为那里电视屏幕大,还不要钱。

勇子是偷跑出来的,揣着二十块钱就出门了,到了县城,几个同学一起喝着健力宝,吃着糖葫芦,看完了全明星比赛,看完了三分球大赛还有灌篮比赛。

看完之后,就坐着大客车急急匆匆回家了。

勇子一米八五的身高,只好坐在前面发动机的地方,背对着挡风玻璃,周围都是大包小包的东西。

农村的水泥路还都是4米宽,迎面开来一辆手扶拖拉机,这边小客车与拖拉机会车的时候,彼此都没减速。

小客车司机猛一打把,车子前轱辘驶下了水泥路,陷进了泥土里,车身后面由于惯性,继续朝前行驶,侧翻发生了!

勇子死的时候,被一堆行李和车皮还有玻璃死死地卡在最底下。

裤兜里还有背着父母,抽剩的半包烟,都被雪水拧成了一团。

如果,勇子不是那么迷恋篮球,就不会坐了30公里的车,去县城商场看NBA全明星比赛,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了。

可是,当年农村没有有线电视,也没有转播,错过了,也就错过了。

死因:车祸、脑死亡。

凶手:小客车司机,手扶拖拉机司机、大包小包行李。

我们学校是有高一篮球联赛习惯的,第一场比赛,勇子全班上场的球员,穿的球衣都是8号。

裁判没有任何意见,同学们也都没有不解,因为,勇子的球衣是8号。

三、大学毕业后,狗子考上了省国税局,却在一场应酬中,被酒精带走了。

准确地说,狗子之前是大学时候我们班足球队的仇人。

我们是材料系,狗子是电子信息工程系。

因为我们球队的前锋女朋友是电子信息系的,所以,搞了一个友谊赛。

那场比赛,狗子一个飞踹,踹到了我的下面,我疼得在地上抽搐,十个指甲抓满了泥,一脑袋虚汗。

比赛结束后,找狗子理论时,丫非但不赔礼道歉,还说我们假摔。

二话没说,我们拉拉队把随身带的板凳腿亮出来了,就一个字——干。

也没几分钟吧,我们系又一次取得了胜利,丫的背上被我狠狠地踹了好几脚——痛快!

完事之后,我们班前锋和他女朋友又中间调和,大家出去喝酒。

结果都喝多了,我们又开始勾肩搭背了起来,成了哥们。

狗子,就是那个时候,和我们熟络起来的。

大学毕业后,狗子这小子运气不错,踩了狗屎运,居然考进了省国税局——当然,这些都是狗子走后,我们才知道,不然早就去蹭狗子一顿了!

那是毕业4年后,狗子26,领导带着狗子出去应酬。

狗子据说是感冒了,但是为了在领导面前表现战斗力,干了好几个大的,直接在酒桌上睡过去了,吐沫子了。

再后来,狗子没了,当时我们校友联系都还靠Chinaren校友录,知道这个消息,我们都唏嘘不已。

比起我们这群还在兵工厂里面啃苞米饼子的可怜虫,狗子端着金饭碗,可是羡慕死我们了。

可是狗子就这么走了。

死因:喝酒。

凶手:白酒。狗子的领导私下赔了不少钱,可是人都走了,钱管啥用呢?

对了,我们班的前锋和女朋友结婚了,当年狗子还随了168块钱彩礼,说是“一路发”,现在,我们有时候喝多了,聊起狗子,只想说:“兄弟,下回记住了,感冒了别喝酒,不是闹着玩的,走好”。

四、可可毕业后子承父业做了医药代表,是在吃完最后一顿火锅之后,凌晨一点没的,我是他走后两年才知道——那一天,我有点懵圈,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可可是我大一大二时候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话得从何说起呢?

那一年,我去上海培训。

宿舍老大在朋友圈里面晒地址,我一看,居然也在上海。

我就和他勾搭上了——“一瓶牛二、油炸花生米、蒜泥拍黄瓜、凉拌猪头肉,来不来,晚上住我这”?

老大打车就过来了,我俩十几年没见面了,抱在一起。

进了屋,二话不说,小酒倒上,开整。

聊得是颠三倒四,聊得是天马行空。

老大突然冒了一句——你知道吗,可可没了,两年前。

我一下子呆了,端着酒——咋没的?

老大——他晚上陪老板吃饭,喝完第二场的时候,都凌晨一点,夏天光着膀子,躺在客厅吹着空调,早晨一起来,人凉了。

我喃喃地说——这小子,怎么会这样呢?上大学的时候,还总是骂我滥酒,怎么自己倒喝走了呢?

我和可可之间有很多故事,可是大三大四的时候,掰了。

但是,并不妨碍,我们彼此之间,曾经存在着友谊。

那天晚上,老大谈着毕业后其他同学的生活,我的脑子里都是可可。

死因:酒精中毒。

凶手:火锅?空调?

可可曾经说过——来重庆,哥哥开着大奔去接你们,火锅走起!

可是,还有以后吗?

我在日记里,写了好几页,去缅怀可可。

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往,我的QQ、微信里还有着可可,不过头像一直都是灰色的了。

五、胖子是大年初六走的,那天晚上,喝了一斤半白酒,啤酒若干,开着帕萨特,车速到了180,凌晨一点撞上了一辆三轮车,四死一伤。我的感觉——不敢相信,不愿意相信,唏嘘了好久。

胖子在乡镇工作,负责办公室杂务。

大年初六,去他之前工作过的乡镇,和几个好兄弟喝酒,喝的非常尽兴,非常到位。

可是,我们县里有大年初七开班,开“三干会”的习惯,就是县、镇、村三级干部大会。

胖子着急,得赶回办公室,第二天一起坐车去县城开会。

喝酒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相距差不多70公里。

晚上凌晨一点,胖子开着朋友的帕萨特,自己也没有系安全带,带着俩哥们就返程了。

一路上,省道上漆黑一片,胖子开着迪曲,油门干到底,开到了180。

偏偏匝道上缓缓过来了一辆三轮车,一个老太太带着儿媳妇,横穿马路。

三轮车不反光,帕萨特车速太快,“嘭”一声——胖子180斤的身体直接撞碎了挡风玻璃,飞了出去,车里面的两个人,副驾驶系了安全带,两条腿断了,坐在后排的没系安全带,当场死亡。

老太太和儿媳妇也是死得透透的。

胖子被送医院的时候,胖子父母恳求医生,救救自己的儿子,医生说,就是现在全身换血也来不及了——胖子的血液里酒精含量严重超标,再怎么换血,里面都是酒啊,人实在救不回来了。

胖子走了,留下了一个女朋友,还有一套婚房——女朋友怀孕两个月了。

另外,胖子的亲叔叔知道了这件事情,开车回家奔丧,由于疲劳驾驶,在高速公路收费站口发生车祸,两天后死亡。

死因:饮酒。

凶手:自己?

胖子走后,我们一起送了他最后一程,还是之前的酒友,破天荒地吃了顿没有酒的午饭。

最后大家总结了一句——好好活着吧,为了胖子,好好活着吧!

六、星星走的时候,同学打电话告诉我,我想哭,但是找不到地方,就跑到了楼顶,眼睛止不住地狂眨,那种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的感觉,差点噎死我了。

星星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老乡,长的有点像易烊千玺,帅吧——南方小帅哥一枚。

对于星星,我是有遗憾的。

而星星,走之前,是和我有联系的。

过年的时候,星星从微信里给我发了个信息——新年好啊,忙啥呢?

我正在单位值班,随手回了一句——瞎忙。

就是这一句,是我给星星发的最后一个信息。

星星走的时候,是淋巴癌,留下妻子还有4岁半的女儿。

星星一辈子省吃俭用,发现身体有状况,还在坚持加班挣钱。

记得大学时候,星星一顿饭就一个麻辣烫,两个馒头。

我还在嘲笑他——南方人吃馒头能习惯吗?你咋这么抠呢?

死因:淋巴癌晚期。

凶手:贫穷。

我想,身体永远是最重要的那一个“1”,没了健康,钱可能是别人的钱,妻子以后可能是别人的妻子,女儿再也没了爸爸。

所以,好好珍惜身体吧!

七、结束语:

身边走了六个哥们、同学、同事,写完之后,长舒一口气。

1、千万、千万不要过量饮酒,酒场不过逢场作戏,何必呢?

2、千万、千万不要酒后驾驶,出了事,对于整个家庭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3、好好活着,珍惜当下,为了你爱的人,更为了爱你的人。

人生短暂,且行且珍惜!


网友回答:

我的小学同桌在四年级的时候被他妈妈杀死分尸了。这件事可以说是我的童年阴影,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是周二的下午,他就没来上课,我们班主任电话联系不上他家,就让我去他家请他家长(放学总一起走我知道他家在哪)。

我到他家楼下看到门口围观很多人还有警车,警戒线已经拉起来了,可是我不懂还往楼道里走让旁边一个大姨一下拉住了,问我去哪?我说我XX家,大姨惊恐的说他被他妈妈杀死了,我还看到有担架抬出白布盖着的人。我害怕的往学校跑,事后才知道他妈妈有神经病,我同学那天下午没上学在家打游戏,他妈回来问他为什么没上学他骗他妈说学校放假被识破后,他妈犯病了去厨房拿菜刀给他砍的脖子都快断了。

后来他的书包一直在座位上也没有家里人来拿走,我和我的同学有一天好奇打开后,发现里面全是纸钱(早期白色剪裁的那种)然后有同学说他有一段时间走路边看到这种纸钱都会捡起来,放到书包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